如松:继委内瑞拉之后,这两个国家也走向了崩溃边缘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10 16:44

如松:继委内瑞拉之后,这两个国家也走向了崩溃边缘

2018-10-11 14:11来源:功夫财经巴西/工业/公司

原标题:如松:继委内瑞拉之后,这两个国家也走向了崩溃边缘

次贷危机之后,主要经济体的央行纷纷开启大印钞,致使全球债务过度膨胀。到今年一季度,全球债务规模已经达到247万亿美元,是全球GDP的3倍多。几乎所有主要国家都面临债务压力。

众所周知,特朗普执政不久即推出了大规模的减税举措,企图以此来引导资本回流、扩大纳税基数化解债务压力。今年以来,愈演愈烈的贸易战,同样是在引导资本回流,并且直接增加了美国的关税收入,但说到底其目的也是为了债务。

这一系列做法虽然都是与邻为壑,但至少特朗普和美国政府心中还在想着还债。不像某些国家,压根就不想还债,一心只想赖账。

巴西和阿根廷相继发生大规模罢工

当今世界最大的危机是道德危机,赖账已经成为很多国家唯一的或重要的选择,差别只是赖多赖少的问题。而赖账给未来带来的只能是进一步通胀,表现便是在实用商品领域,原油和农产品价格的继续上涨。

但任何一个国家要想形成稳定的商品输出,都需要稳定的货币体系和社会治理体系做支撑。一个国家,一旦本币加速贬值,也就意味着它的社会治理体系开始趋于不稳定,甚至进一步可能出现混乱,最终导致生产能力的倒退,也就无法形成基础商品的稳定供给。

最简单的例子莫过于委内瑞拉。虽然石油是工农业最基础的原材料,委内瑞拉也是全球原油储量最大的国家,但因为社会治理问题导致社会稳定性不断恶化之后,该国本币持续贬值,石油产量直接从2005年的近300万桶/日下降到现在的略微高于100万桶/日,这是社会治理混乱带来商品供给能力下降的典型案例。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在南美,除了委内瑞拉,巴西甚至阿根廷的社会治理体系都是问题多多,它们的基础商品供给能力同样不稳定。

进入5月,先是巴西海关联盟宣布从2018年5月14日起举行为期30天的罢工运动;到5月21日,为抗议柴油价格过高,巴西全国卡车司机又举行了大罢工。罢工仅三天后,巴西全国肉类生产企业已有一半停产,超市内货架空空,肉类和农产品更无法出口。卡车司机罢工之后,紧接着就是石油工人大罢工。

这轮罢工给巴西带来的破坏性极大,生鲜食品烂在路上,码头无法装卸,油料供给紧张……巴西问题专家估计,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该国供应链的恢复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此外,这轮罢工还严重影响了新兴大国的大豆采购,运输船舶在巴西的港口无法装载,只能加速购进美国大豆。

阿根廷同样“不甘示弱”,9月25日该国爆发全国性大罢工,连航空公司都只能停飞。据悉,这次阿根廷的全国性大罢工源于经济危机和世界货币组织提供贷款时附带的严苛紧缩经济要求。罢工让阿根廷经济处于瘫痪状态。

作为全球最主要的农作物输出国之一,以及新兴大国主要的农产品供应商,阿根廷的“停摆”直接影响到全球的基础商品产业链。

阿根廷正在重演委内瑞拉的悲剧

但对阿根廷而言,罢工问题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终归罢工带来的影响还只是阶段性的。更让人忧心的是,阿根廷已经近乎无解的经济问题。

由于滥发货币,阿根廷比索贬值不止,更要命的是,整个国家的财政已然无法摆脱不断扩张的状态。日前,该国已申请国际组织救助,很自然地,国际组织会提出紧缩财政的决绝方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这些国际援助最终就会肉包子打狗。此外,阿根廷作为一个外债违约的惯犯,国际组织自是更加警惕。

可是一旦紧缩财政,就意味着需要裁减阿根廷的公务员数量并降低公务员的收入,这样做当然会让阿根廷的主流社会不高兴,罢工也就在所难免。我认为,如果没有主流社会的推动,这种全国性的大罢工比较难以形成。

经受不住财政紧缩,基础货币也就不可能收缩,这是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前期阿根廷通货膨胀不断恶化的根源。同样,今天经受不住紧缩,这个国家还是会走以前的道路。

当前的阿根廷,几乎具备了所有爆发恶性通胀的基础条件,其困局与2012年之后的委内瑞拉如出一辙,最终的结局也极有可能会以本币崩盘告终。

今年以来,阿根廷比索已贬值50%以上,通货膨胀率高达30%。而通胀的飙升,将进一步推动财政支出的增加,加剧财政赤字的形成,只能继续依赖印钞。这样一来,印钞、通胀与财政赤字三者形成魔鬼循环,最终只会带来一个结果,那就是本币破产。

更有媒体介绍,在今天的阿根廷,开一辆好车上街都很可能遭到抢劫,其社会状况恶化程度之严重,已经濒临治理体系崩溃的边缘了。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紧随委内瑞拉的步伐。

而一旦阿根廷走上委内瑞拉的道路,码头、道路、农业工人、农业资料生产线上的产业工人等各个群体的本币收入都将无法维持基本生活,基础设施和与农业生产相关的工业体系就会逐渐走向瘫痪、破产。最终,其农业产业就会像委内瑞拉石油产业一样窒息而亡(委内瑞拉也曾经是南美的农业大国,今天几乎完全依靠进口,这是通胀不断恶化导致的结果),进而给国际农产品供应链带来剧烈的冲击。

要密切注意特朗普的“后手”

如前所述,巴西的社会治理模式与阿根廷基本一样,也很不稳定,因此它们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前期同时陷入恶性通胀。一旦发生这种共振(现在已经有所表露),亚洲部分国家的农产品供给产业链就会中断,这才是最严重的问题所在。

在当前这个关口,新兴大国的管理者和专家们都在关注川普推动的工业产业链调整,其实这个问题有一定的办法应付:

首先,我们有完善的基础设施,这是其他新兴国家不具备的优势,东南亚国家更不具备; 其次,我们的工业门类很齐全,适合一些工业产业链的驻扎,这是那些小国不具备的优势; 最后,我们还可以采取击穿房地产泡沫、提高制造业的利润水平的举措。

以上种种优势和措施,可以很大程度上抵挡工业产业链外迁的压力,至少可以部分抵御。但是,一旦能源和农产品的供给产业链出现波动或中断,通胀就会失控,工业产业链就只能不可阻挡地被动迁出。

这是川普发动贸易战背后最核心的问题,也可以说是特朗普的后手。就像高手下棋一样,不仅有后手,后手之后还会有后手,但不方便再说。

希望新兴大国的管理者,密切注意这背后的后手。

很多人关注在美国一系列政策的冲击下工业产业链转移所带来的财政、失业等问题,殊不知,基础商品尤其是原油和农产品产业链的转移才是核心问题,它会决定工业产业链是否转移和转移的方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